第1105章 說打殘就打殘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“既然如此,那就打殘你。”

夜玄一本正經地說道。

寧通聽到這番話,本就已經壓製不住的怒火,徹底爆發。

轟!

下一刻,寧通體內功法運轉開來,無邊法力震盪。

此時的寧通,宛如一片汪洋大海,氣息浩瀚!

“死!”

寧通抬手一掌撼出。

刹那間,前方虛空中直接凝練出一張黑色大手,朝著夜玄拍去。

這寧通,赫然是一位聖尊巔峰的可怕存在。

比起之前死在夜玄手上的幾人來說,要強出許多。

嗡!!

麵對寧通那恐怖的一掌,夜玄神情平靜,虛空仙體發動,整個人瞬間穿越那恐怖的一掌,憑空來到寧通的麵前,右手從兜裡拿出,往前一探。

轟!

右手直接穿透寧通的左胸,將其心臟捏住。

“嗯!?”

寧通感覺自己在這一刻瞬間窒息了,全身僵硬,不敢置信地看著夜玄。

這一刻,寧通相信了。

他的那些師兄弟,全部是被這個人所殺!

這個傢夥,遠遠不像表麵上那麼簡單!

太可怕了!

夜玄握住寧通的心臟,眸子平靜,狠狠一握。

嘭!

一瞬間,寧通的心臟直接被捏碎。

那一瞬間,寧通的身體彷彿失去了力量,軟了下來。

“不……”

寧通眼神黯淡了下來,他想要在第一時間修複心臟,但體內的法力,彷彿憑空消失一般,讓他完全無法感應到。

不僅如此,他甚至連自己的陰神和陽神都感知不到。

命宮也彷彿陷入沉寂。

一切,彷彿在宣告著他即將死亡。

夜玄收回右手,隨手將血跡甩掉,還帶著心臟的殘渣。

寧通軟趴趴地倒在地上,但他並冇有死,隻是冇有了力氣。

他難以置信地看著那個少年,心中泛起驚濤駭浪。

這個人,難不成是魔鬼嗎?

強大的令人髮指。

麵對此等存在,根本冇有辦法與之抗衡。

“差點忘了,是打殘你,而非殺了你。”夜玄俯視著倒在地上的寧通,緩聲說道。

寧通心中生出無儘寒意來。

這個傢夥,絕對是故意的!

夜玄冇有去管寧通是怎麼想的,抬手屈指一彈,一道勁力衝入到寧通的體內。

轟轟轟!

寧通想要慘叫,但根本是有氣無力。

在眾人的注視下,寧通的四肢都被廢掉了。

無力躺在那裡,要多慘有多慘。

所幸的是,寧通能夠感受到了自己的法力正在緩緩恢複,要不了多久,他就能恢複行動。

然後……

寧通發現自己想多了。

那道恐怖的勁力,分明冇有多龐大,但卻宛如跗骨之蛆一樣,根本甩不掉。

哪怕他用法力壓製,卻在瞬間就被吞噬掉了,根本冇辦法壓製。

也就是說,他真的殘了!

一想到這裡,寧通有種恐慌感。

夜玄冇有理會寧通,轉而看向白雨婷。

迎上夜玄的目光,白雨婷下意識的退後兩步,臉色有些蒼白,輕聲說道:“奴家來自蒼古大世界的南古山神道,並非是玄州山神道的人。”

夜玄淡然一笑道:“我知道。”

白雨婷有些緊張。

“你們南古山神道的人,還是這麼的開放。”夜玄饒有深意地看了白雨婷一眼。

這頓時讓白雨婷嬌軀一震,臉上浮起兩朵紅霞。

一瞬間,白雨婷便明白了,自己與寧通的苟且之事,想必已經被眼前這位少年捕捉到了。

不過,從夜玄口中,白雨婷並未聽出任何的敵意,這倒是讓她鬆了口氣。

白雨婷讓自己放鬆下來,展露出自己的媚意來,嬌聲道:“公子可不要這麼說……”

躺在地上的寧通看到那一幕,臉色鐵青。

本就受創的他,原本還指望白雨婷能相助於他,現在看來是冇指望了。

這個賤婢!

“狐狸精!”

這時,已經是療傷差不多的清靈子冷冷地說道。

對於這個白雨婷,她看了就噁心,竟然還敢勾引夜玄前輩!

白雨婷聞言,乜了一眼清靈子,不以為意地道:“奴家就當這位姐姐是在誇讚奴家。”

“公子似乎對咱們南古山神道頗為瞭解,不知可否移步細談一番?”

白雨婷目光再次落在夜玄身上,十分大膽地靠了過來。

一股很好聞的香味,從白雨婷身上散發出來,鑽入夜玄鼻中。

夜玄一把揪住白雨婷的手腕,神情平靜地道:“小妞,你要是不想死的話,最好乖一點。”

白雨婷臉上的笑容頓時一僵。

夜玄鬆開白雨婷,轉身朝著後方的大殿走去,“把這個傢夥送走,把那些垃圾也清掃乾淨。”

白雨婷看著逐漸遠去的夜玄,揉了揉手腕,美眸中升起一抹忌憚之色。

這個少年,很可怕!

剛剛那一瞬間,她甚至有種麵對這世間最怕的存在的錯覺,讓她自然而然生出一種難以言喻的卑微感。

“那位大人不是你能招惹的。”

清靈子在黃嶽的攙扶下,路過白雨婷時,冷冷地丟下一句。

白雨婷玉指撩動秀髮,輕輕一笑道:“這位姐姐是嫉妒奴家的身姿吧,畢竟像你這種保守的女子,很難讓人喜歡上呢。”

清靈子怒瞪白雨婷。

女人或許最忌諱的便是被人說這個吧。

“師伯,算了吧。”黃嶽勸說道。

“算了,不跟這種人一般見識。”清靈子忽然想到了什麼,笑了起來,離開而去。

雲山子等人陸續跟上。

他們倒是冇有對白雨婷說什麼。

這個傢夥都不是玄黃大世界的人,冇有什麼好說的。

待到眾人都離開後,白雨婷目光落在寧通身上。

寧通冷冷地看著白雨婷,眼神怨毒。

白雨婷微微一笑道:“寧郎怎麼如此看著奴家,奴家有些害怕呢。”

說完還輕拍那飽滿的胸脯,似乎一幅受驚的樣子。

寧通冷哼道:“你怎麼不幫那個人殺了我?”

白雨婷咯咯笑道:“寧郎可是奴家的心上人,奴家怎麼忍心呢?”

寧通神情猙獰:“你的心上人可真不少呢。”

白雨婷冇有理會寧通的嘲諷,腰肢搖曳,邁著兩條白花花的大長腿來到寧通身旁,將其扶起,緩聲說道:“那個人很可怕,彈指便可殺你我。”

白雨婷輕輕揮手,在廣場上的屍體全部被收起。

隨後,白雨婷帶著寧通離開了。

寧通一語不發。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