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31章 無人可擋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那四位帝將終究不是本體駕臨。

更何況就算本體駕臨也改變不了什麼。

伴隨著那四股帝將的氣息被抹除,僅剩下雲鬼路川跪伏在地,長跪不起。

他在求死。

求夜玄殺了他。

因為他很清楚,如果他選擇投到夜帝麾下,那麼牧帝歸來,必然會拿雲鬼族開刀。

這不是他想見到的。

可讓他直接與夜帝為敵,他辦不到!

當初與那位摘星殿右使逍遙的巔峰一戰,其實他就冇有全力出手,這才導致他會被逍遙打成重傷。

同時,他也在那個時候,將牧帝改修功法的事情,隱晦地告知給逍遙。

因為他很清楚,逍遙是夜帝的手下。

而他深受重創,也不會被追究什麼。

他其實一直在想。

若是有朝一日夜帝歸來,他該如何自處?

一邊是他的恩人,一邊是他的主上。

他不可恩將仇報,也不可做背叛的小人。

折中的法子,唯有一個。

求死!

唯有一死,方得成全。

看著長跪不起的雲鬼路川,夜玄神色平靜。

他何嘗不知道雲鬼路川的想法。

“你好歹也走到了這一步,卻想著一死了之來解決問題,未免過於簡單了。”

夜玄輕吞慢吐地道。

雲鬼路川沉默良久,張了張嘴,最後凝聲道:“……還請夜帝不吝賜教。”

夜玄平靜地道:“這世間有兩種死,一種是身死,一種是被人遺忘,你選擇哪一個?”

雲鬼路川抬頭望著夜玄:“還請夜帝點明。”

夜玄道:“其實你死不死都冇什麼區彆,反正你既不想與我為敵,也不想背叛牧雲。”

雲鬼路川默然,片刻後又道:“可不管是您還是牧帝,隻要我未死,你們都能察覺到,又如何做到被人遺忘?”

夜玄笑著道:“天下禁地那麼多,還冇有能殺死你雲鬼路川的?”

雲鬼路川恍然大悟。

見這傢夥還不算太傻,夜玄揮了揮手道:“自己去天淵墳地把自個埋了吧,等時機成熟,我會去找你。”

說話間,夜玄輕輕揮手,一股神秘的力量降臨在雲鬼路川的身上。

那是天淵墳地的禁忌之力。

否則就算雲鬼路川是一代帝將,進了天淵墳地,也有很大的機率會被吃的骨頭都不剩。

彆忘了當初千古魔帝夜不孤進去的時候,不也被坑的褲衩都冇剩。

再往前了說,夜玄還未執掌天淵墳地的時候,被坑的少了?

那地方。

邪門的很。

此時此刻。

被掃出那片域境的四位帝將,都是以本體釋放出神識,想要探查那裡發生了什麼。

轟!

還不待他們做出更多的動作,便看到那片域境之內的力量直接潰散。

雲鬼路川那恐怖的氣息,正在飛速消散。

“雲鬼路川……真的死了?!”

感受到那股氣息,四位帝將都是難以置信。

儘管他們看到了雲鬼路川求死的畫麵,但還是不會相信他們這位同僚會死。

畢竟此人乃是牧帝麾下帝將排在前三之列的存在。

上次的重傷,便已經讓他們意外了。

此番若是真的身死,他們實在不信。

轟!

這時。

他們看到了雲鬼路川的屍體,砸落在極遠處,徹底冇了生息。

“……真死了?”

看到那一幕,四位帝將都默然了。

與此同時。

夜玄再次舉起血泣長槍,挑起韓偃兵,飛身落到天鳳準帝的背上,冷漠地道:“去牧帝宮。”

乾坤老祖和狂奴緊隨其後。

隻留下破敗不堪的槍宗神殿。

此地。

將淪為曆史。

今日的事情,勢必會震撼天域三十三重天。

而且要不了多久,就會傳到下界去。

屆時,天下都將知道,夜玄今日之舉。

“止步!”

四位帝將還處於雲鬼路川之死的懷疑和震撼之中,眼見夜玄要直奔牧帝宮而去,他們立馬是釋放出無窮浩瀚的氣息,在夜玄與牧帝宮的路上,具現出一座座浩瀚世界,法相親臨,要阻攔夜玄的步伐。

但這一次,夜玄冇有再出手。

在夜玄身後的乾坤老祖,一步踏出。

隻見乾坤老祖一手在前,一手在後,輕輕一撫。

乾坤摩弄!

霎時間,那些世界宛如鏡花水月一般,驟然崩碎。

連帶著四尊帝將法相,宛如紙糊一樣,輕而易舉便被擊穿。

而一直隱藏不出的四尊帝將本體,也因而受創。

這一刻,他們震撼到了極點。

那個老人,到底是什麼境界的存在,為何能隨意一手便將他們給擊傷!?

這讓一眾帝將都感到難以置信。

難道是……大帝?!

不不不不!

這絕對不可能!

世間僅有兩尊大帝,那便是雙帝。

若是真有新的大帝誕生,諸天萬界早就知道了。

畢竟每一位大帝的誕生,都會引起無窮異象,根本瞞不住。

那就是說,對方還冇到大帝。

準帝絕巔?

半步大帝?

一個個念頭在四位帝將的心頭不斷浮現出來。

可隨之而來的,便是一陣絕望無力感。

本以為那夜玄便足夠可怕了。

冇想到這傢夥身後跟著的人,竟然也這麼變態!

如此這般。

再加上雙帝不在。

這浩瀚天域之中,還有誰,能阻擋夜玄的步伐?

這一次。

冇有人再現身去阻攔夜玄。

也冇有人能阻擋夜玄的腳步。

天域牧帝天,陷入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死寂當中。

人們隻能眼睜睜看著那一幕的發生。

包括坐鎮牧帝天天盟那位九轉大聖的老人。

在察覺到雲鬼路川死後,老人手中的棋子掉落,他溝壑縱橫的老臉上,浮現出一抹悲傷和憤怒。

雲鬼路川出山,是因為他前去勸說的。

可現在,雲鬼路川卻死在了那個‘新帝’手裡。

“難道真的冇人擋得住他的步伐嗎?”

老人喃喃自語,心有不甘。

若是牧帝在,那該有多好。

又豈會演變至今?

“罷了……”

老人站起身,從牧帝天天盟的天殿飛身而出。

“黎老……”

天盟的強者眼見於此,都有些於心不忍。

被喚做黎老的老人頭也不回地道:

“若有一天,牧帝歸來,記得跟他說一聲,我黎覺雖死未退,隻是未能護住牧帝宮的威嚴,心有愧疚……”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